服务热线:
0757-29233203

二十年品牌  二十万学员的选择
Business details
业务详情
Edu人物访谈 | 熊火金: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与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

Edu人物访谈 | 熊火金: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与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

个人简介


Edu人物访谈 | 熊火金: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与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




导言

本文长度约为6191 ,我们建议您阅读16 分钟

职业教育学术化是德国职业教育的一个新趋势。一方面,一些职业院校层次升格,与高等教育融合,形成学术化的职业教育;另一方面,那些尚未升格的院校被归为非学术化职业教育。德国职业教育学术化对职业教育产生了一定的副作用,即发展模式上,之前的教育类型化均质发展让位于垂直差异化发展;自我认知上,非学术化的职业教育被归于学术教育的“补充”,只能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适合流水线上单一岗位要求的简单培训。其带来的启示是,类型化发展需要注意高等教育层次上的垂直差异,重视非学术化职业教育的预备功能。




Edu人物访谈 | 熊火金: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与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


职业教育学术化


EducationPlus:

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职业经历,您的职业教育研究及工作之路。


熊火金博士:

大家好,我是德国F+U教育集团负责国际交流项目的教育主管,我于1999年去德国并进入F+U教育集团,一开始是作为一名实习生,2001年成为该集团的正式员工并一直工作到现在,F+U是德国排名前三位的大型教育集团,其中包括中小学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与语言培训等。我去德国之前其实也一直是从事教育领域的工作。做过三年大学老师,两年私立学校管理,另外四年做领导秘书期间也主要是从事文教卫相关的工作。从2000年开始,我开始参与中国职业学校教师赴德培训项目的实施工作,根据不同学校不同层次的培训要求,安排并陪同中国老师接触并了解德国职业教育相关的政府主管机构、研究机构、行业协会、实习企业、职业学校等。前后我安排并接待了近千名来自国内不同职业学校的骨干教师及管理人员到德国F+U教育集团参加培训。通过这些培训活动,我接触了德国职业教育的方方面面。再加上德国F+U教育集团本身很大一块就是做职业预备教育、职业培训及继续教育的,因为这些机缘巧合我对德国的职业教育有比较深的感性认识。同时,培训过程中,我从国内许多在德国接受培训的老师及管理人员那了解到了许多关于国内职业教育的一些真实情况,后来也陆续去了国内近百所职业学校、高职现场学习,并担任过一些高职学校的客座教授等,因此我对国内职业教育的基本情况也比较了解。2004至2012年这近10年,在做职业教育方面的博士论文期间,我对德国及国内职业教育领域的一些基本理论进行了梳理学习,因此在职业教育方面也有一定的理论基础。



EducationPlus:

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与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趋势?


熊火金博士:

这也是我们目前在广东地区开展的双元制高等教育实践的相关课题,我国的职业教育近年来在走一条“类型教育”的发展道路,并从实现路径上,如产教融合与校企合作 、从一元结构走向跨界的双元结构的办学格局等,推导出职业教育的层次可以继续往上突破的逻辑。2019年,我国职业教育方面的一个重大事件是职业学院升格为大学,全国首批15所职业技术学院由专科正式升级为本科层次的“职业大学”。从“专科”到“本科”,从“学院”到“大学”。这一事件被解读为国家完善高层次应用型人才培养体系,健全职业教育制度框架,进一步提升职业教育地位和作用的强烈信号 。此后高职升本似乎成了职业教育的一个发展趋势。


德国的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一直是种二元划分的存在。在德语的语境中,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在依据的法规、体系或课程要求上泾渭分明,不存在高等职业教育一说。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某种程度上是对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二元分割状态的重建,是一种职业教育部分或整体进入能颁发学术学位的高等教育层次的现象。这一现象的表现形式是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的相互侵入与融合,从而导致学术化的职业教育,又导致职业化的高等教育。


德国职业教育学术化的第一种途径也是升格。这部分主要是指原属于职业教育一个组成部分的教育机构(如职业学院)升格,成为了高等教育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些职业学院在教学模式上还保持双元制模式,实行校企联合培养,但其学校课程内容与企业实践内容不再局限于原职业教育的框架标准,而是按德国统一的本科的知识与技能标准接受审核,这样既保留了传统的工作过程导向的技能培养优势,又在保证学科体系完整性基础上为学生的后续发展打下了较好的学术基础。学术化的第二条途径是大学教育融合职业教育的模块课程及教学模式。如为了提高学生的就业能力,高等教育传统的重视学科体系的课程主动加入了原属于职业教育部分的职业培训模块、职业证书课程、校企合作的培训实践课程等。学术化的第三条途径是职业教育对接高等教育途径的变化,新增的路径主要是原来无大学入学资格的学员可通过职业教育途径(对职业教育及实践经验的认可)取得读大学的资格。



EducationPlus:

德国职业教育学术化或将带来什么样的结果和挑战是什么?


熊火金博士:

职业教育学术化带来的第一个问题是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声誉与质量同时降低的风险。职业教育面向的岗位本是介于简单工作与学术性高技能工作之间的中间层,通过在职业教育的基础上的经验积累及继续教育可满足这个层次的能力要求。职业教育学术化后,仅仅靠大学流水线般的学术性培养而不是有针对性的培训与继续教育,这类教育毕业的学生是否有适合企业需要的就业能力,企业界对此目前普遍表示怀疑。此外,通过新增入学途径进入高等教育的学生受自身学习能力限制,完成大学的学习有一定的困难。随着企业对高等教育毕业生的选拔标准及岗位要求的提高,学习能力弱的学员势必会带来学校教育与企业岗前培训及融入企业文化的培训成本上升。


第二个问题是高等教育自身的垂直差异化与类型模糊化。职业教育升格为高等教育,这对于那些能升格的部分来说,这无疑在招生对象的选择度、声望上的提高等方面肯定是个利好,但对整个职业教育来说,却未必如此。这里边有个高等教育的“学术漂移”魔咒:受高等教育系统中的地位优势及劳动力市场对大学“声誉”的偏好影响,高等教育机构趋向于模仿传统大学的组织机构与行为模式。


第三个问题是职业教育的学术化对非学术化的职业教育冲击较大。一边是成绩相对比较好的那部分中学毕业生,以前会进入职业教育,现在大多优先选读大学;另一边是职业教育的要求越来越高,学习能力弱的学生跟不上培训职业的要求。其次,如果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于21世纪的预测,未来3/4的年轻人选择读大学,那么未来非学历化职业教育将不再是与高等教育同等重要的组成部分。职业教育的学术化将加固学术教育的地位,其它的教育都将归于学术教育的“补充”。


Edu人物访谈 | 熊火金: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与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


高等教育层面的挑战与实践前景


EducationPlus:

德国的双元制大学与应用技术大学属于高等教育的范畴,并且不能简单地把德国的双元制大学和国内目前推进的职业教育本科划等号。请您谈谈德国双元制高等教育的模式及高等教育的差异化发展。


熊火金博士:

德国的高等教育主要是指那些根据联邦法律获批的提供学士、硕士或博士学位课程的高等学校,包括大学、师范大学、神学院)、艺术大学、应用技术大学和行政管理学院等。另外,除传统的以研究型大学及应用技术大学代表的高校外,在德国的一些州还出现了一种专门提供双元制本科教育的职业学院。职业学院是一种由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职业继续教育学院发展而来的教育模式,招收具备大学入学资格的学生,学生按双元制的模式一半时间在校学习,一半时间在企业实践,实践内容纳入课程。由于职业学院不是根据联邦法律而设,而是由所在的州根据本州的法律认定其为高等教育,所以职业学院2017年以前一直未被纳入联邦高等教育部长联席会议所确立的系列高校。不过,鉴于其课程也是按学位课程规定经过了专门机构的论证,德国教育部长联席会议2014年同意职业学院的本科学历可以等同于其它高校的本科学历。


德国的高等教育在博洛尼亚进程实施前一直是走类型化均质发展道路。研究型大学与应用技术大学无论是入学要求、学制、课程设置、科研要求等方面都有所不同,大学的差异化只存在于不同的大学类型间,而同类的大学在质量、声望、选择性、入学资格等方面的垂直差异很小。博洛尼亚进程打破了这一传统,德国传统的四年(应用技术大学)、五年(研究型大学)一贯制学制逐渐过渡为三年本科加两年硕士的分段制,本科毕业即可走向就业市场。这一方面缩短了学习与就业间的时间距离,让大学教育与职业教育相比不再是个毕业遥遥无期的过程,另一方面模糊了高等教育间的类型差异,导致高等教育类型间的趋同。有学者认为,这种分级的学制导致了自下而上的差异化,而2012年引入的“精英大学”评估自上而下加剧了这个垂直差异。这样一来,应用技术大学及新近升格为本科学院的职业学院普遍显得比研究型大学低一档次。正因为如此,德国就出现了应用技术大学直接改名为大学、原先的职业学院有的也是直接改名为大学,以此达到至少在名称上与其它大学不相上下的效果。


除了职业学院外,德国真正叫双元制大学的高校很少,不过,在正规的全日制课程模式基础至少增设双元制课程模式的高校不少(主要集中在以前的应用技术大学)。


总之,德国高等教育除了职业学院这部分外,高校正走向类型趋同。我国许多已升本的职业教育本科拟对标的德国应用技术大学至少在名称上已在悄悄去“应用”化。



EducationPlus:

双元制高等教育模式与我国目前校企合作主要模式的异同?


熊火金博士:

双元制高等教育模式有两个特征:一是高等,就是说知识水平符合对应的高等教育学位要求;二是双元制。双元制的核心是学校与企业的课程之间有内在的联系,双元制是一个系统,而不仅仅是学校课程与企业实习两个要素的简单相加。


我国目前的校企合作,学校的课程内容及水平要求与企业实习的内容标准及能力发展逻辑性之间的关联性不是很强。


升格只是给职业院校打了个基础,让职业教育的学位至少在劳动力市场上应对学位的筛选功能时不吃亏。从大专到本科,办学的层次提升了,那对应的技能与技术知识的复杂程度也应有相应的提升。升格后如何建立新的技能与技术知识标准,如何发挥其校企合作方面的资源优势,在学生技术知识获得的效率与效果上建立优势,这应该是职业教育升格后需重视的问题。另外,职业教育进入高等教育层次后与其它类型的高等教育的界线将变得模糊,在同等学位体系之下将面临直接的垂直差异化压力,而这种压力很有可能会驱使这些职业类大学“学术漂移”,并逐渐向传统学术型大学靠拢,这可能是需要关注的一个问题。



EducationPlus:

双元制高等教育在我国的实践前景?


熊火金博士:

我比较看好,国家的政策导向提供了很好的指导,包括陆续各个地方出现了很好的配套。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比如:集中力量建设50所左右高水平高职学校和150个左右高水平专业群,引领新时代职业教育实现高质量发展。(教育部 财政部关于实施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计划的意见,教职成〔2019〕5号)。借鉴“双元制”等办学模式、引进国外优质职业教育资源方面取得政策突破,鼓励有条件的国内职业院校与企业携手参与国际产能合作。(《教育部等八部门关于加快和扩大新时代教育对外开放的意见》,2020-06-18)。鼓励引进国(境)外优质职业教育机构来华合作办学,促进国际经验的本土化、再创新;遴选300所左右省域高水平高职学校和600个左右高水平专业群(职业教育提质培优行动计划(2020—2023年),教职成〔2020〕7号)。提升中外合作办学水平,办好一批示范性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支持行业组织、龙头企业参与制定标准。(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2021-10-12 )。总体上来说,我是比较看好双元制高等教育在我国的实践前景,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意味着我们有规模优势,一旦决定做一件事,就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Edu人物访谈 | 熊火金: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与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


通过职业而教育


EducationPlus:

双元制高等教育在我国实践的几个关键节点?


熊火金博士:

从对德国研究的比较与了解的基础上来看,在与德国研究的比较与了解的基础上来看中,关键节点我个人看来主要有三点:第一点,增强学生对职业的认同感与学习动力。我国目前开始重视在中小学开展劳动和职业启蒙教育,这对学生未来的职业认同会有很好的帮助。我国之前比较缺乏职业导向教育。第二点,学校课程内容的深度与广度是否符合高等教育要求。目前很多学校把自己的教育目标定位为能力培训是有局限的。能力培训一般是以具体企业的具体岗位为参照,强调的是适岗能力。教育既强调培养学生的适岗能力又强调转岗能力,内涵远比培训宽泛。第三点,学生在企业内的训练的体系及标准。这里主要有两个逻辑:企业岗位晋升渠道逻辑及能力发展逻辑。很重要的一点是企业要从传统的用人思维转到育人和用人思维上。另外,企业要提升人才培养的质量与效率,建设企业人才培养生态链,需有懂技术又懂实习指导(任务分解及工作过程导向开发)的人。这种人才目前普遍比较缺乏。



EducationPlus:

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职业导向教育的内容框架与课程设置以及在我国发展前景?


熊火金博士:

职业导向教育简单来说帮助学生建立一种对职业的认同,为接受职业教育做好知识、能力与情感上的准备,以增强学生学习的动力。


按德国的经验,职业导向教育一般由三部分组成:


职业指导:职业指导旨在鼓励并帮助个体准确选择未来工作与生活的道路,培养他们尽早确定职业的能力。德国职业指导进入中学阶段比较早,劳动部门会安排受过专门训练的职业指导老师定期上门给准备进入职业教育的学生作职业指导,还会出版整理各类职业培训的详细描述与介绍资料,包括企业需求岗位资料等,供学生、家长及老师无偿查阅。此外,劳动部门的信息中心还提供一系列测评分析工具软件,用以测评学生的培训准备状况及职业倾向。


中学生见习与职业启蒙教育:德国高中学生除平时一些自由选择的实习外,还有两次必选实习,即十年级的职业与学习导向实习以及十一年级左右的社会实习,目的是通过调查与实践,了解劳动世界,培养社会责任感。


预备课程:这是国家劳动部门为那些没能达到职业教育入学要求的学生提供的过渡阶段课程。在这个过渡阶段,学生一是需补习中学阶段所缺的知识,二是尝试三到四种职业训练课程,并最后确定自己适合且喜欢的方向。其最终的目的是帮助这些有所欠缺的学生做好接受职业教育的准备。


任何的学习都是要建立在一定的知识、能力与情感准备之上的,这是我们强调重视职业导向教育的理论基础。我国已开始强调职业启蒙教育,中小学阶段的劳动教育、体验教育已得到了很好的重视,这是个很好的开端。我国提倡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打通了职业教育的学历上升渠道,中等职业学校的毕业生已逐渐走向以升学为主,这为职业学校根据学校具体情况,引进一定的职业导向课程改革措施提供了可能。



EducationPlus:

德国职业继续教育机构定位为职业继续教育的服务者,德国职业继续教育管理是否可以为我国在经济结构转型升级中所面临的专业人才培养问题提供参考和借鉴?


熊火金博士:

职业继续教育的服务者有两个含义,一是服务社会经济的发展,二是服务受教育者。前者决定了继续教育课程以岗位晋升需求为逻辑的课程内容的深度与广度,后者决定了教学方式方法的选择。因此,职业继续教育服务质量的提升其实就是继续教育内容及教学法的适应性的不断提升。德国由于坚持走双元制职业教育道路的历史比较长,学校、企业与学员之间的关系有个稳定的协调与反馈机制,职业继续教育的质量上有一定的保障。我国要解决专业人才培养问题恐怕还是需要从重视课程质量开始,提升整个社会总体上职业继续教育的投入与产出的比率。学历固然重要,但能力更是教育的核心。




‍‍‍‍‍‍‍Edu人物访谈 

反思与启示


德国职业教育学术化的结果首先是参加双元制职业教育的人数及质量整体呈下降趋势,导致很多工作岗位找不到合适的学生、很多学生找不到岗位的错位现象。其次是中间层劳动力的适应性培养教育让位于学术化的职业教育后,非学术化职业教育可能会逐渐萎缩为简单的培训,成为培训内容专门化、只适合流水线岗位的一种单一岗位技能培训,并直接降低社会对职业教育的价值认同。这个现象需要我国中职教育加以重视并积极应对。在职业教育层次纷纷上移的大背景下,中职教育需要把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学习能力、社会化能力等放在首要位置,利用校园文化建设及职业教育特有的与社会职业的近距离及技能训练条件等方面的优势,打破学生在传统课堂学习的失败模式与心理定势,真正做到“通过职业而教育”,为其未来的学习及职业做好准备。


关于F+U

Edu人物访谈 | 熊火金:德国的职业教育学术化与我国的职业教育类型化发展


德国赋优(F+U)教育集团是德国最大的教育集团之一,下属机构有应用技术大学(本科、硕士)、双元制本科学院、职业专科学校、双语文理中学、双语小学、语言学院、继续教育学院等多个分支机构。集团在中国下设的项目管理中心——FuU China,致力于通过引进德国及欧洲先进教育资源、加强与地方教育机构及服务区的合作等途径,提供国内所需的高端职业技能、管理、语言等培训服务,并积极开拓面向中国不同层次与领域的教育合作;同时,利用集团在德国及欧洲的企业合作网络,为中、德企业提供高质量的培训及市场进入服务。


封面图片 | 德国F+U官网提供

采访主播 | Yoyo Li
采访嘉宾 | 熊火金博士

视觉排版 | Robin Wei

视觉设计 | Robin Wei

音频剪辑 | Robin Wei





联系我们

电话:

(0755) 86955287

18588499108

地址:

佛山:乐从岭南大道新睿广场1座3328室

深圳:梦海大道卓越前海壹号A座608

邮箱:

xiong@fuu.de

fuuchina@dieter-academy.com

网站:

FuU China:www.fuu-china.com

德国赋优(F+U)教育集团:www.fuu.de




名校推荐 / Teachers More
  • 发布时间: 2022 - 09 - 22
    新闻动态佛山职业技术学院科达国际化工匠班正式开班2022年9月20日,佛山职业技术学院(简称“佛职院”)科达国际化工匠班举行开班仪式,通过引进德国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与企业共育国际化、工匠型技术技能人才。佛职院校长袁毅桦、科达制造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达制造”)总经理杨学先、德国赋优(F+U)教育集团中国项目主管熊火金博士出席开班仪式并致辞。佛职院、科达制造相关部门负责人,13名科达国际化工匠班学员参加仪式。袁毅桦校长表示,佛职院携手科达制造及德国赋优(F+U)教育集团,开展德国双元制试点工作,希望做教育教学改革、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探索者和先行者。通过共建课程、共育人才、共解难题,切实走出一条职业教育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国际化协作育人的创新之路,培养更多能工巧匠,为职业教育的高质量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熊火金博士认为,佛职院与企业开展德国双元制试点工作,能让学生在有经验的企业导师指导下,开展更为有效的实习实践,提高高等职业教育的人才培养效率与质量。杨学先总经理对13名学生加入科达制造学习团队表示热烈欢迎,随后介绍了科达制造的发展历程。他表示,科达是以技术引领的先进制造业企业,发展布局全球。在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对基层管理干部需求迫切,需要培育更多工匠型技能人才。希望双方深入开展全方位合作,优势互补、联手共建,为企业、为社会培养和输送更多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科达实训导师代表、科达制造石材机械事业部生产物控部经理陈建全发言,表示将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在学生为期两年的实践中提供教学帮助与指导,并提出明确的职业规范和要求。2021级机械设计1班陈国临作为学员代表发言,他表示将以科达这个优秀的平台为发展起点,永葆奋斗之心、锤炼过硬本领,力争向上、追逐梦想,一步步实现个人的人生目标。佛山职业技术学院科达国际化工匠班学员还来到科达制造总部大楼展示厅,参观了陶瓷装备数字化智能化生产线,详细地...
  • 发布时间: 2022 - 06 - 15
    导言本文长度约为6191 字,我们建议您阅读16 分钟。职业教育学术化是德国职业教育的一个新趋势。一方面,一些职业院校层次升格,与高等教育融合,形成学术化的职业教育;另一方面,那些尚未升格的院校被归为非学术化职业教育。德国职业教育学术化对职业教育产生了一定的副作用,即发展模式上,之前的教育类型化均质发展让位于垂直差异化发展;自我认知上,非学术化的职业教育被归于学术教育的“补充”,只能为社会弱势群体提供适合流水线上单一岗位要求的简单培训。其带来的启示是,类型化发展需要注意高等教育层次上的垂直差异,重视非学术化职业教育的预备功能。职业教育学术化EducationPlus:简单介绍一下您的职业经历,您的职业教育研究及工作之路。熊火金博士:大家好,我是德国F+U教育集团负责国际交流项目的教育主管,我于1999年去德国并进入F+U教育集团,一开始是作为一名实习生,2001年成为该集团的正式员工并一直工作到现在,F+U是德国排名前三位的大型教育集团,其中包括中小学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与语言培训等。我去德国之前其实也一直是从事教育领域的工作。做过三年大学老师,两年私立学校管理,另外四年做领导秘书期间也主要是从事文教卫相关的工作。从2000年开始,我开始参与中国职业学校教师赴德培训项目的实施工作,根据不同学校不同层次的培训要求,安排并陪同中国老师接触并了解德国职业教育相关的政府主管机构、研究机构、行业协会、实习企业、职业学校等。前后我安排并接待了近千名来自国内不同职业学校的骨干教师及管理人员到德国F+U教育集团参加培训。通过这些培训活动,我接触了德国职业教育的方方面面。再加上德国F+U教育集团本身很大一块就是做职业预备教育、职业培训及继续教育的,因为这些机缘巧合我对德国的职业教育有比较深的感性认识。同时,培训过程中,我从国内许多在德国接受培训的老师及管理人...
  • 发布时间: 2022 - 02 - 28
    【中欧合作】鹤山市瞄准德语培训 打牢中欧合作人才基础鹤山市聚焦中欧合作和产业发展的人才需求,不断深化职业教育改革,积极推进“双元制”职业教育模式,引入德语培训班,推进德语培训,逐步设立具有欧盟特色的学科。双向共生按需开展合作培养为中欧(江门)中小企业国际合作区建设提供储备人才培养与企业咨询服务,鹤山职校与德国赋优教育集团签订合作框架协议,制订具体人才培养方案和设置课程。▲德语培训班第一课合作内容包括开设中德培训班,加强双方教师与培训师的互访,引入德国相关的职业导向教育、劳动教育课程,推动在鹤山职校内合作共建中德教育培训中心或合作专业,开展适合本地需要的中德合作等。前期师资队伍建设主要外包给德国赋优教育集团,由其安排教师开展专业课。循序渐进科学设置教学任务德国赋优教育集团授课教师对学生分阶段开展德语培训,其中第一阶段设计总课时48个。教师根据学生水平,科学安排和设置教学任务,要求学生掌握德语基本发音、语法规则,以及日常用语和关于学习生活的相关词汇。目前,经层层筛选的50名德语培训班学生已完成第一阶段24期德语培训,期末考核及格率达95%。▲授课教师对学生进行培训经过培训,绝大多数学生具备运用德语的基本能力,能用德语进行一些简单的日常交流,并且熟练掌握一些基本词汇、语音知识及语法知识,能进行自我介绍、回答简单个人问题等,并了解德国文化习俗和欧盟经济发展状况。 以生为本灵活运用教学方法赋优教育集团授课教师结合实际活化授课方式,充分激发学习德语的浓厚兴趣,让学生易于接受和提升。▲德语诗歌海报、姓名牌坚持“生本教学”,采用启发式教学,通过学唱德语字母歌曲、跟唱德语数字Rap、角色扮演、诗歌朗诵等,全面调动学习主动性;多形式活跃课堂气氛,利用视频、图片和音乐,以及游戏、比赛等,寓教于乐,拓展课外德国文化知识;创设丰富多彩教学活动,通过开设德语学习广播、制作德语姓名牌...
  • 发布时间: 2022 - 02 - 28
    德国最大教育集团赋优集团(F+U)落户深圳壹深圳01-11 17:462022年元月6日上午,德国赋优集团(F+U)中国项目中心落地仪式在深圳卓越·前海壹号A608顺利举办。据了解,德国赋优教育集团成立于1980年,总部设在德国海德堡,经过40多年的稳定发展,F+U教育集团成为逐步成为德国最大的教育集团之一,提供包括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及多语种培训等500多种课程。集团亚洲区域负责人熊火金博士及集团优秀外教Max作为主讲嘉宾,就集团战略合作及教育培训方向进行了介绍分享。熊火金博士介绍说,此次落地深圳旨在进一步加强深圳与德国的职业教育合作交流,以及作为多语种培训的窗口,引进德国优质语言教师教材,开展线上及线下的长期教学。 熊博士最后强调:目前前海这边语言培训主要开设德语、日语、英语以及对外汉语的培训,不久深圳小语种考试中心也将落地卓越中心,欢迎广大语言爱好者报读我们的课程。Max当场用德语和中文向大家自我介绍,然后当场开展了一堂趣味横生的公开讲课,让大家领略了来自海德堡的纯正德语。编辑:壹深圳
Help center / 帮助中心
服务专区 / News
FuU China

佛山市艾辅佳优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Foshan F+U Management & Consulting Co., Ltd
深圳帝德文化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Shenzhen Dieter Academy
地址:中国·深圳·宝安中心区·宝源路F518时尚创意园15栋3层
电话:+86 0755-2955 6666
传真:+86 0755-2788 8009
服务热线:18588499108

Copyright ©2005 - 2018 佛山市艾辅佳优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关闭 X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
回到顶部